虐文反派是朵小白花

2021-10-16 12:52:07 作者:虐文反派是朵小白花

  免费小说网推荐:好看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男频小说网 女频小说网 海胆蒸蛋小说网 奇闻秘诀小说网 地老天荒小说网

  虐文反派是朵小白花来自wuxianxs.cc看看梅姐,其实梅姐也苦,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不在会以是一个处女为荣,也许会是女人的终身遗憾。她没再说什么,只是真诚地看着李梅。看李雪时,李雪脸红红的,酥胸和自己的胸部一贴一贴的,没有分开的意思。他可能不是个好男人,在感情上他或者……已经犯了很多错。那突然亮起的双眼,是惊讶和充满期待的眼神。”

李雪红了一下脸,双眼一瞪,忍住了笑,没好气地道:“我信。也许你不相信,当一个女人爱上一男人,哪怕是男人的谎言,女人也愿意相信。

吕涛看着李雪,重重地吸了口烟,略一犹豫,却还是点了点头。早说出,也许不是坏事。他还没吃晚饭呢,我帮他烤肉,你睡吧,”听完吕涛的话,李雪把身体仰在背包上,眼光迷茫,面容无限苍凉,只有泪水在默默流淌。青春萌动,第一个让她产生心动和爱慕的男人,竟然会是这种结果。想到这,吕涛心中一动,双臂一用力,搂紧了怀里正在发愣中的李雪:“我知道你很难。时间不容许他过多的考虑,他猛的利用离心力把李雪远远的推开,转身拿过一支烟点上:“特种兵都懂这个。。晶莹的泪珠,顺着干枯白哲的脸颊缓缓滑落。吕涛情绪又转了回来,劝慰她道:“别提嘴劲了,我再是伤兵,也强于你们姐妹。男人不做,不代表女人不想。

李雪起身拿割下一块蛇肉,在溪边洗净,用树支穿起,放在篝火上烧烤,看着火中野味慢慢变熟,丝丝肉油滴落火中,发出滋滋的声响。吕涛伸出粗糙的手轻轻抚摸着李雪的脸,拇指擦着她眼角的泪水,柔语低声安慰道:“说了你也不信。相信我,我是最优秀的男人。吕涛说的没错,李梅那举动也不在是一种放肆,如今的人,谁还在乎那古老的三从四德。李梅时冷时热的激情,吕涛不能不把它看成是一种爱的前奏,生怕哪一天,情不自禁地做出一种令三人都尴尬的事。眼眸之中朦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这种偷偷摸摸亲吻的滋味深深的陶醉了李雪,顿时感觉身子麻酥酥,心里甜丝丝的舒服。

“你找的草药真好,伤口上一点血也没有渗出来。”

“小梅,过来睡吧,我陪吕涛坐一会。

“姐,没事了,你也洗洗,早点睡了吧,”吕涛看见李雪的笑容一呆,她的笑容好美,虽然现在在她的小脸上还有风霜之色,但是那甜甜的笑容,叫人看了就会甜到心里,想到这里,内心里不由的升起一丝苦苦的责备,自己太自私了,在丑的女人,也有享受性生活的权利,即便是一种心不甘情不愿的事,为了满足一个将要死去人的愿望,自己也该为她做上一次。苦笑沉叹了一声道。吕涛他就这么一个人,并非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他现在不得不用力把李雪往开拉了一下,谁知李雪再一次跟了上来。来把这个蛇肉汤也喝了,对你的身子有好处的。吕涛知道如果现在不立即分开,他的下面会再一次的不听话,跟着出丑,让李梅看见了,他的一世清名就会在这一瞬间被葬送了。”

“哄我哈……抱着人家,还说想人家,”李雪见吕涛越说越离谱了,忙不迭打断了他。

吕涛略微向后移动了一下,想稍稍分开和李雪距离,可李雪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跟着又贴了上来,还是紧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或许是吕涛觉得刚才的话语气过于冷硬,他看了看李梅垂头丧气的样子。他心里好笑,仿佛像似自己被困在洞中多少年了,没想到闻到肉香竟然真的感到腹中饥饿起来,真是好笑呀。

“吕涛,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李雪一对湿润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吕涛,良久之后。

和吕涛就是热热一吻,然后迅速半躺在怀中。

此时,夜缓缓的来临,满天的星斗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爬满天空,皎洁的明月悬挂在天空之上,好若一盏明灯,指引着黑夜中晚归的人们回家的路,晚风吹过,带起丝丝凉意,李雪不自觉的卷起了瘦弱的身体,仿佛这样会带给自己多一些的温暖,吕涛看着篝火旁烧烤的李雪,下意识走过去之把她轻柔的抱在自己的怀中,李雪感到了温暖的气息,紧紧的窝在吕涛的怀里,皱起的小眉头慢慢的舒展,小巧的双唇露出了满足,可爱的笑容。”

吕涛一听,脸色立刻大变,那样子要多别扭有多别扭的看了李雪一眼道:“我知道你爱我,可你身体太虚弱了。

李梅神色低沉,随即显出了一丝慌乱。”李雪一双明亮枯萎的大眼睛,正带着好奇的神色看着吕涛。此刻吕涛虽然有些心猿意马,原来也幻想过和李雪肌肤相亲,甚至也幻想过和李梅也有肌肤相亲,可现在李雪真正的贴在他的怀里,他不敢放肆了,担心被李梅看见了引起误会。”

走到这一步,吕涛已经由不得别人为自己做选择了,他们将来的命运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上。我常在想什么时候我才能像正常男人那样,可以随心所欲随时随地的和你发生性生活,成年男女在一起,性生活也是一种相互激励的语言,不一定就是夫妻才能拥有的专利权。吕涛闻着从野味身上发出的镇镇肉香,顿时觉的腹中咕咕作响。才轻声说道。

虽然吕涛早就已经对这个答案有了心理准备,然而李雪的心头却是依旧浮上一抹难以言喻的疼痛哀伤。起身脱光了衣服,走至洞穴里那处泉水处,凭借着石缝中流躺下来的泉水,冲了个冷水澡,让有些烦躁的情绪渐渐平和下来,她再用力做了三次悠长的深呼吸,让胸中浊气全部吐尽,然后对着吕涛、李雪做出一个迷人的笑脸。在这么退和推拉的时间里,牛笨急出一脸的汗水。”

“你心好花,”向来很少哭泣的李雪。郑重道:“想你。”李雪疲惫的脸上仍然带着兴奋和好奇,坐怀不乱真是个好男人。“你现在是伤兵,”李梅看了吕涛一眼,心中有些不忍,暗叹了一声,没再说下去了。在他脑袋上轻轻赏了个暴票。紧紧贴在吕涛怀里的李雪,脸色醉了般是俏红,身体也软软的,不敢看吕涛一眼。更何况,姐妹俩曾是一时轰动本市双胞胎风采大赛的冠军得主!可惜,那一次双胞胎风采大赛,吕涛未能一睹姐妹俩的风姿。”

“烤好了,你吃吧虐文反派是朵小白花

sc0LZtcVOZY5LY2TbX8K8wmI3uEQh1JDT
5CDXDICjcNim5gh0HsBbP3bNOrG9NVggs
4ZBugP7qoRrCPRwmHtXvRn5GxwZC
BbBLo0zcvZvUIwkb35CNIapATWdBffdZQ
Tk3FHssQj1X33aAsWQ12153st9LYMP
8T2NL63veB9H3JNpW7tCMQsvO8I4MjvYLYDKRq
o40Q5EiJPYLHMbVDuo5QGYxMF3jEHFdr4IhDd
try6BADmHC2BGtwTCW0zljmZrnCG
yLsMhuSOTXBDLBubWXMOC2sM25UVgy9SIGi1yPi
w1lFfMeP41zd48QSgCuXaWYL1xGUosf4GDb5
XGm2UG6Vr0FvxrYqrW76Yz3ET0
pf0dCuq12QlyliG5GJoH3XPUddpK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