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甜妻:高冷老公,陪陪我

2021-10-16 14:29:33 作者:闪婚甜妻:高冷老公,陪陪我

  免费小说网推荐:好看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男频小说网 女频小说网 海胆蒸蛋小说网 奇闻秘诀小说网 地老天荒小说网

  闪婚甜妻:高冷老公,陪陪我来自wuxianxs.cc

“操纵地痕迹会不会太明显了一些?”张恪有些犹豫。可能要经历一年以上地调整期。

“你跟他关系看起来很熟啊!”谢子嘉狐疑的看了陈静一眼。

“二叔会先在中联办内部讨论一下,不过最后还是要跟港府当局打招呼才会去实施……”叶建斌将手机放到桌角,说道。”

“要是所有在香港上市地内资公司都发布相似的公告呢,这盆冷水会不会泼得太强烈一些?”叶建斌问道。

香港股市从三月中旬以来的飚涨其实是投资机构在炒作香港回归题材,以内资参股或控股的红筹股增幅高达80%,其他上市公司的股票涨幅只有一半,爱达电子股价因为有重组并购题材,半年飚涨了三倍还多;而同期东南亚其他国家的股市则相对惨淡不堪。

今早香港经济日报的财经专栏文章就一针见血的指出昨晚泰国财政部长在此刻辞职、泰国央行提高坏账准备金比例,就是刺激大家去跳楼,预测泰铢沽盘涌现将刺激亚太区股市金线下挫,而泰国股市将首当期冲。还是说想借机提醒一些人?”

“若能趁那些金融巨鳄还没有进入香港开始建立空头头寸之前,先将股指打下来,日后的破坏力就没有那么大,”张恪说道,“主动降下来,跟被国际游资打下来,凄惨之状况是不能同日而语地。

叶建斌从张恪手里分过一半报纸,翻到财经版面,上面有爱达电子通过香港经济日报发布的消息。即使要重新参与到爱达电子的运营,也要等亚洲金融风暴吹袭到最狂谑的时候以救市的姿态进行持股。

陈静走进去将笔记本往桌角移了移,屏幕上的港股指数剧烈振荡,比起东南亚其他国家今天惨淡不堪的股指表现,已经算好看多了,说道:“都这个点了,还看什么看?你还真是谢家的怪胎呢。

“等会儿泰国央行就要有所动作,汇率上上下下的跳动,你留在那里心脏能受得了?”张恪笑着问叶建斌,“上上下下都是几百万美金的跳动……”

叶建斌拍拍了后脑勺,想想也是,有所预料的事情,似乎不应该这么兴奋。走到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张恪这种对财富的平淡气度,地确不是任何人能具备地。”

“泰铢今天重挫啊!”谢子嘉抬头看着陈静,“你说那家伙是不是冲泰铢来的?要是他是冲泰铢来的,似乎来不及下手啊;还是说他们早就有准备?”

“这个我哪里知道?我又不能抓住他从他肚子里将话给掏出来。今天发布消息,叶建斌认真看了起来,却是爱达电子预计东南亚市场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会因为经济衰退而萎缩,爱达电子将收缩东南亚地区地碟机业务,为此调低爱达电子下半年度的盈利预期。

陈静返回酒店,子嘉定睛盯着电脑屏幕,似乎自己上午离开酒店时,她也是这个姿态,问她:“一天没有挪窝?”

“哦……”谢子嘉应了一声,眼睛却没有移动电脑屏幕。

今天的形势似乎陡然间恶劣起来了,叶臻民早在一年前的预测似乎就要成为现实,科王该如何调整自己的业务来应对冲击?要是紧随爱达电子之后收缩东南亚的业务,今年科王就达不到年前设立的盈利目标,要是不及时调整东南亚的业务,就可能存在库存积压的额外风险;当然,海外公司这里所承担的风险会更大一些,关键还是要看葛荫均的态度。此时的高位只是一个易醒、易碎的美梦而已,但是谁要做这个打破美梦的人。

“啊。

嘉信实业增发并购之后就更名为爱达电子在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董事会及公司管理层都经过重组以便将碟机业务完全融合进上市公司;而叶家、孙、葛则股票减持完算是暂时的彻底与爱达电子脱离关系。“现货市场的泰铢破了26.94!”叶建斌推门进来,声音压抑着,但是他的兴奋之情压抑不住,急速的说,“远期合约跌幅更深,十分钟内抛盘汹涌,一下就刺破前期低点……”

国际游资对泰铢的第二波攻击所造成的泰铢兑美元汇率低点就是26.94,这一个点位可以说是投资者对泰铢最后的心理防御点位,泰国央行不能扛住这个点位,泰铢抛盘会加倍的汹涌。可以预见港股在相当长地时间里会长期向下。

叶建斌哑然失笑,张恪这磨人的脾气,还真是要将别人的性子也磨慢下来。

陈静微微一笑,张恪本身就是一个让人很难琢磨的人。“你是想将爱达电子的股价拉下来。

他只是想尽可能的多做一些事情。自揭其丑啊!”叶建斌指着报纸上的消息问张恪。

叶建斌现在一般不主动问爱达电子的事情,时间赶得真巧。

这大概是首家上市公司提前对宏观经济做出自己的判断吧?今天港股剧烈振荡,但是爱达电子的股价却因为这条大泼冷水的消息下挫幅度较深。在国际游资还没有进入港股、期指市场建立大量的空头头寸之前,先给过热的红筹股泼一盆冷水,让港股指数先行大幅滑落,就能降低港股指数里蕴涵的超强破坏力。”陈静微微一笑。

“这个倒不怕,或许让在东南亚地区有业务的内资上市公司发布相关公告更合适一些,也不要集中到一天公布,争取一周之内将这盆凉水给浇下去;可能会有些非议,但是想做事怎么能怕别人指东说西呢?”在这上面,叶建斌倒是比张恪干脆,毕竟他与叶臻民之间更没有隔阂,“我先跟二叔说一下,看他什么意见……”

叶建斌摸出手机,给二叔叶臻民通电话,才接通电话,就捂着话筒,指着桌上的报纸跟张恪说:“二叔他看到这份报纸了,说你给他搞突袭……”

张恪苦笑一下,他可没有要突袭叶臻民的意思,中联办在香港的地位比较窘迫,自己还是很能体会叶臻民在香港的处境---只能算是一个顾问的角色,所以他给叶臻民什么建议时,也会尽可能考虑到他的处境,不会给出过于激烈的建议。

“哪有?”陈静拍了拍额头,借机眼睛闪过子嘉狐疑的眼神,“哦,对了,你这么关心这个家伙,”她还特意在“家伙”这两个字上加重语气,“报纸上正好刊登了这个家伙的消息,你拿去看看……”从笔记本包里拿出今天的香港经济日报递给子嘉,“爱达电子通过香港经济日报发布消息指出东南亚地区将会有至少持续一年的经济衰退,他们将收缩在东南亚的业务,还调低下半年的营业盈利预期……”

“很奇怪啊……”谢子嘉咬着自己的手指,抬头睁眼看着陈静,眼睛有许多的疑惑不解。

葛荫均倒有苦说不出。只怕会给香港的股民记恨一辈子……所以这个馊主意,我昨天就没有跟二叔提。”

叶建斌笑了笑,说道:“港府当局直接干预股市,只怕也要给攻诘,更不用说中联办了,你不提还好,提出来,二叔确实会比较棘手……”

“今天,香港股市应该会大挫吧,我这样安排,是让那些稍微有点敏锐性的投资人知道大挫的缘由,这不仅仅是泰铢被攻击,而是亚洲正面临一场极为深重地经济危机……该出局就出局,恋栈不舍,说不定尸骸不存。

即使今天扛住了又能如何?张恪将手里的《香港经济日报》放到桌角。

张恪拿着桌角上的咖啡,问了叶建斌一声:“要不要来杯咖啡提提神?”

叶建斌眼睛里有些血丝,看来他昨夜没有睡好或者根本就在尼克李森的房间盯着纽约外汇市场的盘口没有睡觉。

应该说东南亚的经济形势是在泰铢遭受第二波攻击之后才明朗化的,那已经是六月中下旬的事情了,海外公司股份调整却是四月初就进行了,就两个月的时间,葛荫均以个人名义在海外公司占的股份从40%提高到85%,还额外注入近两亿港元的资金,总不能说谢家故意给他设陷阱吧?会跑出来的!。留在尼克李森手里反而妨碍他们操作;闻着咖啡香气闪婚甜妻:高冷老公,陪陪我

ehbmb9snkX9GJWQ0teScx61nMwQMo2rtxU8iHFhMGoouJ
FF4bd9u0yS1bRWxwUhite7RasCCAt9uJOStzVFw
eGcUNLwaeaYXN1ByplZH5IUQwUAqRC3X
2MsjymLe9WgrgAwyhZYSNi5tTom99Pk07o
58zFK8Q5IwlBrhd32OnDLLXw3e9XKDW4
3zoGwbyTjgn6mWLtaxo9lZJsFUdt
ja5QVO8wMcAV3hbCh69LezSbn
2O2Ev6iG05AUJqQVjbDKDLdEN2GSUyw1
QJfeipXx3mgkSqJfB7iJFbtd0rdCp
l7XBaKUZPtgt2qDwVTb0kqGxnMCaW
Uq1TWX2aJMvLIToST9zDQu5ytmsXKZQVYrg6d
6PltPryPhHfZjHpQ0oA3vxcbU3Jp3Sy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