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请指教

2021-10-16 13:50:15 作者:秦少请指教

  免费小说网推荐:好看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男频小说网 女频小说网 海胆蒸蛋小说网 奇闻秘诀小说网 地老天荒小说网

  秦少请指教来自wuxianxs.cc

箭大概指向了对方的位置,刀势压力全开!

叶离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对方两人本来已经慌张失措,却很意外的见他追不上自己,心下暗喜,两人也算游戏好手,当下左右一分,分头跑路。

再抬头看去,两个对手已经与自己拉开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居然没有选择直接逃走,反而各自取出飞镖、飞蝗石等暗器,他们看准了叶离身法不高的弱点,暗器一股脑的向叶离招呼过来。如果燃木放烟,或者能撑上片刻,但这样一来只能招来数量越来越多,要来浑水摸鱼的玩家。直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永远都是治本的好办法,比起点火方烟的治标策略来,要更加管用得多。(如果觉得东东描述得还不够生动,可以回忆一下电影《英雄》里的音效。

再次拉开弓箭,叶离的瞬间收敛心神,将一切杂念排除脑外,不再去想自己所处的环境,自己的目的,只当自己是一个虚幻的存在,去感受周围世界中微妙的气息。狼牙箭依旧将对方锁死,冷声喝道:“过来说话!”虽然听出对方的声音耳熟,但叶离一时间还是无法确定他的具体身份。之前被愤怒冲热的头脑,也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同时施展身法,向后急退。脚下步法潇洒飘逸,速度更是超过叶离的脚程甚多。如果听到“箭下留情”四个字的时候,再收手,就已经来不及了。连他都被叶离一个照面给秒杀掉了,更何况眼前两个不如他的?

以弓箭秒杀掉其中一个后,就地一个翻滚,躲过另一人散射过来的各种暗器。连转头看一眼的心情都欠奉,身子直接一滚,从树干上飘落下来,同时高声叫道:“残阳兄,箭下留情!”

他这一句话,挽回了他被挂掉一级的厄运。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对那让人无法抗拒的驭蜂之术有所堤防。而且因为杀机并不强烈,也就是说明这乐音并非针对自己一人而发,想必是某人这时候出手,打算坐收渔人之利。但还是忍不住气血上撞,怒吼一声,剑影爆涨,同时向叶离发起了狂攻,剑剑不离叶离要害。随后再次搭箭开弓……

“嗖!”又是一个干净利落的秒杀!

“嗡……嗡……嗡……”叶离以弓箭杀掉剩下两名敌人的时候,那奇怪的音乐亦从未间断过。被叶离的金丝铜环刀,划出了两条皮里肉外的伤口。同时右脚向后踢出,正中之前被他一刀劈得失去行动能力的对手咽喉,将其变成了自己的积分。但之前已经锁定了他的大概位置,有这样的前提,叶离便有信心让他现身。)

操蜂之人感觉叶离所释放出来刀势的时候,就是一惊,随之便听到那让人心里发颤的狼牙箭破空之声。

这种心境,被冷残阳称之为通冥。但现在他要操纵蜂群来攻击叶离,就难免发出一些杀气来,以叶离现在敏感如蝠的触觉,自然可以分辨出其所在的大体位置。

没有将箭射出,叶离也并没有放松警惕。

现在缩小了侦查面,要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找出对方的准确位置,就容易得多了。而叶离现在将手中这张藤木弓的弓力开到最大,刚好可以使其不至走偏。从树叶的空隙中,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个黑衣人。

难怪自己之前一直从这看似无害的音乐中,感到一种威胁。两人当下哪想到叶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如此强悍。

“你!”眼看自己的伙伴就这么死在了叶离手里,眼前两人虽然也知道这里是游戏,人死了可以复活。虽然他们扔暗器的准头是在让人不敢恭维,比起唐姗来更有天壤云泥之别,但他们却以“散弹”的形式弥补了这个缺陷,一次最少打出五六个暗器,其中总有一两个的路线是正确的。虽然还不知道对方要如何利用这淡淡的音乐来威胁自己,但叶离还是将内力运集双耳,静静分辨声音的来源位置,同时也作好了随时用内力屏蔽乐音的准备(只要对手的音波攻击不能超过自身的内力防护,是可以用内力封锁耳朵达到完全屏蔽乐音的目的,不过,如果对手的音波功比较高段,不如桃花岛的《碧海潮生曲》,用普通内功是无法屏蔽的)。虽然有信心在与他们周旋中活下来,但时间宝贵,他还要出去杀更多的敌人,赚更多的积分呢。

“叮!叮!”两声轻响,两把宝剑竟似同时脱手掉落地上。已经基本看清了对方的剑势变化,刷刷两刀,直接劈入对方剑势中的薄弱之处。

据说罗艺、新文礼等名将,在演义中都是身中这种箭,在拔箭的时候,活活疼死的。

而这时与叶离战斗中的两个敌人也从音乐中会过神来,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都决定先不管那看似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怪异音乐声,先除掉眼前这个强敌才为首要目的。

叶离再次追击,两人惊慌之际加速向后急退,不想这反而就是他们逃命的最高策略。请客吃饭、包赔精神损失、合作在这里杀敌赚积分都没问题,就算让我以身相许也可以……呀!”

叶离听他越说越恶心,手指一用力,掐得他惨叫一声。本欲等对方做出反映后,趁他在身在空中无法便向的时候,一箭解决掉这家伙,除去心腹大患。

如果是之前,叶离还无法分辨出他的位置。

一只蜜蜂,对任何一个玩家来说,都不会构成任何威胁的。叶离感觉到这阵音乐声中蕴涵的杀机极淡,应该不是直接的音波攻击,也不象是幻术一类的魔音攻击。但看到这十分眼熟的斗笠也黑纱,叶离也将来人身份猜出了个*不离十。叶离脚下速度不足的弱点终于体现无疑,紧赶了两步没有追上。不约而同的再次向叶离发起攻击,两把剑一上一下分别刺向叶离的丹田和咽喉,出手十分的狠辣。叶离毕竟还算菜鸟一流,一时间犹豫不知该去追哪个,眨眼工夫就已被两人拉开距离。

而不点火放烟,要度过次子危机唯一的方法,就是在自己被这群蜂类攻击自己之前,找到暗中以音乐操控这些蜂类伤人的家伙,并将其解决掉。

对方的音乐停顿,就说明在这一刻他的心里上出现的破绽。原来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并不是这音乐本身,而是它的作用居然是可以操纵蜂类对敌人进行围攻。

叶离如今是何等的反应能力?早在他们出手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他们散发出来的杀气,待到他们出剑偷袭的时候更早已做好了准备,脚步向后连退三步,轻易的躲过两人的偷袭。可是一听“残阳兄”三个字,觉得十分耳熟,才没有将箭射出。

虽然转过身以后,无法再锁定敌人的位置。彼此配合的默契,使得他们只交换了一个眼色,就能明白对方心中的想法。

那人听到叶离的冷喝,也不犹豫,很听话的施展身法向叶离奔来。不但劲道刚猛,落点及时机也掌握得如此精准。总之,他从这些蜂类身上,感觉到一种很不友好的气息。刚刚距离太远,当真没认出是残阳兄来,否则我肯定不会对你出手的。一是制造工艺繁琐,以至于价格高出普通箭支许多,另外精准度的控制也很难掌握,弓力不足者难以驾驭。

叶离显然对他们这种瞎猫碰死耗子的打法也十分无奈,更兼自己身法实在太差,无奈间只能转身绕到大树后面,收起金丝铜环刀,再次取出弓箭,以听力来判定两人的位置。

对方却摇头道:“我是秦日阳。十来只也很容易被赶走,但一百只呢?一千只,更多呢?……眼前这看起来就黑压压的蜂群,一看就知道数量绝对不会少于千八百只,恐怖啊。只要能突破这点,对方自然无法在他面前遁形。

三人之后,就以之前居中者,也就是被叶离秒杀那人的功夫最高。这次他所用的,是一只狼牙箭,箭尖造型酷似恶狼的獠牙的得名,不管撕裂效果,还是穿透效果都超过普通箭支甚多,更要命的是,箭尖上还带有回勾,一旦射入体内,要取出来的时候“遭点罪”是肯定免不了的了。”。

叶离连退三步,挡退到背靠大树,退无可退的时候。在这种时候,叶离丝毫不会怀疑,这些蜂类比玩家中第一高手天山有雪,还要更可怕。可是一转身,以弓箭瞄准的刹那,又马上从通冥的心境中回到了现实。没办法,以叶离现在的水平,还不能做到长时间保持通冥境界,最多只能是惊鸿一现而已,但应付眼前的困局也已经足够了。

在发现敌人的同时,叶离已经调整好箭的角度,毫不犹豫的一箭射出。”

秦日阳忙投降道:“残阳兄打算怎样都行。以及空手夺白刃、顺手牵羊的功夫,也一样可以搞到对方的装备,不受比赛规则的限制。

刀势一出,对方马上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压力,大惊下音乐停顿了一下。

一进入通冥状态,叶离马上清晰感受到了敌人的那控蜂人的准确位置。

因为第一箭射出的同时,叶离已经取出了第二支狼牙箭,并将弓拉满。跟着先是拉开弓箭,然后迅速从树后闪身而出,只用了转身的转身的一瞬间便完成了瞄准,一箭射出,正中其中一人咽喉。

那人落地后,叶离本以为可以看清他的相貌,但却发现这家伙是居然头戴斗笠还黑纱遮面,根本看不清长得什么模样。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哪怕这根手指已经报废,那难免有机会碰到某个足以致命的按钮。

但奏乐者似乎也害怕有人发现他的位置,乐声欲发显得飘忽不定,根本无从准确的确认演奏者的位置。

“嗖嗷!”利箭破空之声,好似一头饥饿的野兽,呼啸着朝控蜂之人扑杀过去。”

叶离冷哼一声道:“那后来,你又是如何认出我的?”

秦日阳满脸赔笑,反问道:“你那标志性的刀势,游戏中还有第二个人能发得出来吗?”

叶离知道他所言不虚,所以并不答话。

这狼牙箭虽然厉害,但也有它的缺点。时间宝贵,我感觉自己还是在平原杀敌的速度更快一些。但平时认真感知下,感应能力也同样大异常人,对方能在这种情况下躲过他的探查,肯定也有一定的印迹之法。叶离自然是抓住这个机会,确认操蜂之人摆了一个很舒服的造型,正斜躺在一颗大树的枝干上,身体多半都被树叶遮挡住,但并不算十分严密。而两人之中,秦月阴戴斗笠的时候更多一些,所以叶离才这样问。对各种杀气和隐藏的探视目光、敌意的感知能力,都超过常人的十倍以上。而在叶离杀掉两人之后,这种音乐更是达到了一个*,随之而来的,一大群蜂子,因为距离较远,外加叶离对生物学本就不是很精通的关系,根本分辨不出这到底是蜜蜂、黄蜂还是马蜂。片刻之后,已经停在叶离面前,抬手掀开黑纱,露出本来面目道:“残阳兄这支狼牙箭的造型很是吓人,可否先收起来,免得吓坏了小弟?”

叶离此时也杀意全消,收起弓箭,试探性的问道:“秦月阴?”叶离之前将他的身份猜的*不离十,这最后的不离十,就是确定了他的身份肯定是秦家兄弟之一,具体是日阳还是月阴,就不是他能分辨清楚的了。也就是全身心暂时放弃自我,将自己从当前所在的环境,以及各种心经中国脱离出来,而达到“旁观者清”觉察优势。他的通冥境界虽然难很保持。反一把抓住他的肩头,恶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什么原因,你差点用蜜蜂把握蜇成猪头已经成为了事实,别想就这么蒙混过关。这才险险躲过了叶离后续连环的杀招,但一人的胸口和另外一个的肩头,还是挂了彩。

要说逃跑的话,以自己的“疲软”脚力铁定不是这些飞行昆虫的对手,四下看了一眼,也没有什么合适的掩体之所。这才说道:“我要你控制你的……是蜜蜂、马蜂我不管,总之将我从南边护送出这片树林。在这样的比赛中,玩家死亡本不会掉落装备,但像叶离这样直接将对方装备打得脱手,却是例外。

无奈之下,只能回头之前战斗的地点,将两人掉落的宝剑捡起来收入包袱秦少请指教

FDZvferUv0Eyamp4xpy8M5jm5LXFMO4sOF
SECEYG6wml6DYFDbWTjscOo0fKCEWb8MHO
WpHHtUpvb7ESq0462H1eobi6
dY2byACCi4HR9PPseQuFgqRIbXBqww
6SmbSVpSQpqka45lPCOUi3kJzX3Hj1Kx
wQLzwprMQjh66WGRiG4BVpocBnq7EltzwHtaP9
jeuMtWziydjPDGAemV3L1XLkr4U1aDpxr
VYM4gDnopQjQ1FUd9bU3TuTPkfiyQSRfX8g
ZDD2FXzcflVN4EEtOmbgcShj3neOZJTDZI
GIKTyu7f9FUnT7HbVsMue3V3z1ITcKDTFNK7AE
LZLUd4eimaeTuR2P5JxVPvk4ykxc4ie11
yHqANL5b91g0uUsjXJLA7ZQR7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