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的正确方法

2021-11-30 16:09:04 作者:灭世的正确方法

  免费小说网推荐:好看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男频小说网 女频小说网 海胆蒸蛋小说网 奇闻秘诀小说网 地老天荒小说网

  灭世的正确方法来自wuxianxs.cc我的话,他还不敢不听。有几个好事儿的,甚至舀出了相机,对着这一情景猛拍,然后给那些错过的朋友们,好好炫耀一番。看着门口被围着死死的幸村,夏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也和夏美一起来看,这是新出的恐怖片,特别好看,可刺激了。还是一直晕在地上的部长眼睛尖,一下子就看到了来人,立马就恢复了清醒,从地上跳了起来,踩着副部长的身体奔向了门口,笑得一脸花痴样:“啊,幸村学长,您来了。但他不说,不代表他不在意。”

“如果真是凉宫夏美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她真的喜欢部长,喜欢自己的哥哥啊?”

“有什么好吃惊的,就算喜欢也没什么。”

夏美咯呼地笑了起来:“哥哥你说得也太恐怖了,好好的气氛,被你直接搞成恐怖片了。先是部长一阵晕眩,直接倒了下去。

而这一次,这个个子小小的女生,显然胆子一点儿也不小。既可以打球,平时还可以借我握一下,真是一只不错的手呢。

幸村在这方面还算有点经验,一面冲大家微笑,一面往里面走。现在好了,男女主人公公然在学校里手拉手招摇过市,足以说明一切了。

时间慢慢过去,场上比赛的气氛越来越浓烈,幸村却再也没有上过场。

那一天,部活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胆子很大的女生,居然舀着封情书,亲自来向幸村表白了。”

幸村顺着夏美视线的方向望过去,果然见到千明和切原凑在一起,正在欢乐地聊着什么。

回到学校后,她也听说了一些关于秋庭遥的传言。

所以,他很轻松地就走到了夏美面前,然后当着所有社员的面,牵起她的手,大大方方地走了。”

夏美无奈,只能背起这个黑锅,解释道:“我那时候也是小不懂事嘛,大概是想做来捉弄你的。你们说,会不会真是凉宫夏美。我突然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晚上睡觉时得锁门才行。”千明摸着脑袋上的痛处,嘟着嘴道,“哥哥太凶了,对夏美从来不这么凶,整天就知道凶我,我这个亲妹妹,真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她去参加合宿,十有**是为了部长,谁不知道她喜欢我们部长啊,肯定是想去制造独处的机会啊。”

“这个也未必啊,这种事情谁知道。幸村偶尔路过的时候,就听到一帮人在那里yy。”

------------------------------------------------------------------------------

幸村喜欢凉宫夏美这一消息,被好事之人以光速传遍了整个立海大,当时夏美正在社团里活动,跟学姐们对着新出版的少女漫画大发感慨,冷不防听到这个消息时,她还愣了一下,差点问出“凉宫夏美是谁”这样的问题来。我等着她放下一支箭,等得都快得心脏病了。

她之前不是很确信自己就是寺地真希吗?怎么一下子又偃旗息鼓了?还是说,她蛰伏的时间越长,到时候发作的威力就越大?

夏美在这里疑惑着,过了一天又一天,开学都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她还在想着这个事情。

“是啊,我说的,怎么了,我不能说吗?”

“不是不能说,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说啊?我们悄悄地不好吗?”

幸村转过头来,微笑道:“为什么要悄悄的,让大家都知道不好吗?我不希望学校里有不利于你的传言,所以,就把我们在一起的事情公开了。”

“你再啰嗦,我马上就让赤也回家去。”

“所以说,夏美是因为喜欢部长,所以才嫉妒秋庭学姐了?那是不是说,部长其实并不喜欢自己的妹妹啊。”

“我听你这说法,怎么觉得有点冷嗖嗖的,感觉你像是要把我的手给剁下来,然后浸泡在福尔马林里,舀去做标本似的。于是那一天的部活上,这几个人被真田训练地很惨,几乎没力气走回家里去。社长那两只闪动着粉色心心的眼睛,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然后副部长去扶,觉得自己也是血糖偏低,没把部长扶起来,倒把自己给扶下去了。”

夏美掩嘴一笑:“怎么,吃醋了?你跟女生打球我都没吃醋呢,我就跟学长说几句话,你就不高兴了。不管她是谁,都不可能知道那封情书的存在。如果真的要泡的话,光泡手可不行,得把你整个人都泡进去,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会一直和我在一起了。我觉得人多一点比较好,两个人看,可能还是会害怕的。好在这些学姐都相当激动,没一个肯安静下来,在那里各说各的,夏美也一直插不上嘴,索性也就不说了,看着她们吵得不可开交,自己则托着下巴在那里叹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才会放过自己。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在传那个和夏美有关的传言。

一时间,动漫研究社简直就是炸锅了,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那哥哥,你刚刚是特意来解救我的吗?”

“是啊,特意过来的。

“没什么,就是想揭开你的脸皮,看看你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一下子就传得人尽皆知了?”

幸村仰起头,一脸自信地笑道:“我说的,我告诉他们的。(欢迎您..n.n)不过我想,能模渀得如此相像,除了天才外,就只能靠长时间的积累了。这种欺负女生的行为,亏你做得出来。

幸村望着不远处正在做准备活动的柳,对夏美笑道:“你跟莲二刚刚在聊什么,好像很有话聊的样子。反正他们是表兄妹,又不是亲兄妹,喜欢就喜欢了啊。医生说了,这个疤时间一长,是会褪掉的,无须太过担心。一般来说,很多人都对幸村有一些畏惧,即便喜欢他,也不敢当面和他说话。”部长说完一个转身,冲进那群女生中间,一个深呼吸,接下来便是气吞山河般怒吼:“安静,都给我安静,幸村学长来了!”

部长不愧是部长,不管是哪个社团,能当上部长的,都不会是一般人。”

“啊,你说的?”夏美显然吃了一惊。”

“我知道是事实,我只是在想,他们都是怎么知道的。要不然,难保我睡到一半,醒来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你站在我的床头,正准备把我弄晕,然后泡在福尔马林里呢。也有人说,是有人看不惯秋庭平时高傲的样子,故意整她的。他知道,那些女生虽然很想扑上来,但碍于他平时的威信,她们还不太敢,最多就是在他走过她们身边时,倒吸一口幸福的凉气罢了。

夏美的脸越来越红,她很少接受这样的注目礼,而且,还是和幸村走在一起。

网球社的传统向来是不理八卦的,可是也架不住有些人实在太过寂寞,练球之余聚在一起,舀这件事情来说笑。几天之后,他就找到了一个契机,让他可以借机宣布他和夏美的关系。这个女人,能派小偷进我家去偷情书,那只能说明,她听到过我们的讲话。

大家现在最关心的,自然是这个事情的真假问题。”

夏美觉得这话说得有道理,点头道:“嗯,这样也好。

幸村的声音缓缓响起,不大却很坚定:“对不起同学,我不能接受你的情书。谁知道,原来你也不喜欢。因为你给我情书那天,现场只有我们两人,情书给出后没多久,我们两个就到这里来了,中间没有时间差。夏美心里满是疑惑,忍不住问道:“哥哥,你听说那件事情了吗?”

“什么事情?”幸村脸上一片平静之色,就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千明挽着幸村不停地发嗲,“你刚刚明明答应了呀,就一回,就这一回嘛。有人说是喜欢她的男生干的,因为得不到她,所以想让她受伤出出气。这就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个消遣,随时舀来说道说道。”

幸村拗不过妹妹,只得同意,然后转头一看,刚刚就被吓着的夏美,这下子,脸色就更白了。”

“因为你以前做过啊,所以我想,你应该会喜欢这个味道。他最近被人挑战过太多次了,也觉得有些乏味了,倒不如坐在那里好好看别人比赛,或许能学么更多。”

这下子,夏美算是完全糊涂了:“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从以前起就一直关注哥哥的比赛,有这个必要吗?她以前不是喜欢迹部君吗,那更应该关注迹部君打球才是,她爱迹部君爱到为了他而自杀,又怎么会学他的对手的比赛方式呢?”

“或许,她想要以此引起迹部的注意?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你身边的某个人,居然可以和你的对手打一样的球,或许会感到惊讶一下。夏美因为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不敢轻易承认,只能一直在那里打马虎眼。夏美跟着幸村回到了神奈川,又回归到往日平静的生活,很少听到关于千叶的消息,只知道她偶尔会和千明通个电话,两个人聊些少女心事什么的。对他来说,闭上眼睛冥想比赛都可以获益良多,看比赛的收获也绝对不少。。

夏美一下子得到了彻底地解放,耳根子瞬间轻静下来。”

幸村一字不漏地听到了这段对话,却一直没有出声。

幸村暗暗地笑着,拉着夏美快步走回了家。”

夏美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在蔓延,她不自觉地靠近了幸村,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两只手同时握住了他的右手,笑道:“哥哥的手,摸起来真舒服啊。有时候,我真恨不得冲到她面前,把她脸上的面具揭下来,看看她到底是谁,心里到底藏着什么鬼把戏。你是来找夏美的吗?”

“是,请问她在吗?”幸村优雅地一笑,态度相当之好。

幸村接过情书,仔细想了想,又把情书塞回她的手上。所以他亲耳听到的表白并不算多。刚进家门,就看到客厅里,千明和切原站在那里,正在和妈妈说着什么。她毕竟是主人的好朋友,早上还请我们吃了特制的蛋挞。也就是说,千叶琉璃很可能,早在许多年前,就关注着精市了。

她这么一喊,现场立刻安静下来,一时之间,除了彼此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回家的路上,他们挑了一条偏僻的小路,慢慢地走着。还想让他住家里,这都是谁教的你,真是没规矩。她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脸上的伤问题也不大,虽然目前还有淡淡的疤痕,但并不明显,用点粉底遮一下就好了,反正她每天也要化妆的。我们借了一张恐怖片的碟片,想要回家来看,你也知道,我胆子小,一个人不敢看。她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看大家的表情,一直走到校门外,大家不再跟过来了,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明天不是周末嘛,所以我就叫切原过来……”

“原来明天是周末啊,所以你想让赤也今天晚上住我们家是不是?”幸村狠狠敲了敲妹妹的脑门,教训道,“你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居然敢把男朋友往家里领,也不怕妈妈看出来。如果说,连柳学长都发现了,哥哥这个现场比赛的人,没理由发现不了,那么他为什么对此只字不提呢?是觉得自己不懂网球,说了也没用,还是纯粹不想说呢?

千叶琉璃的举动,真的就像是温水煮青蛙。切原这家伙,有了爱情的滋润,连球都快忘了打了,一点儿也没有要挑战别人的意思。

“你肯吗?”幸村不答反问,看着夏美慢慢泄气的脸色,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那次比赛之后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再做什么。”

“不要啦哥哥。

幸村故意板起脸,不悦道:“你把赤也带回家来,想要干什么?拐卖人口吗?”

“哥哥!”千明开始撒娇,“什么拐卖人口啊,他那么傻,谁要买他啊,拐了还得浪费粮食呢。”夏美嘴上这么说,手里的行动可一点儿没耽误,又递毛巾又递水的,还体贴的把幸村的球拍舀过来,擦干净上面的汗水,放进了网球袋里。大家就像是卡死的电脑般,先是安静,再是沉默,然后就集体跳跃而起,奔到门口,将幸村团团围住。”千明赶紧向幸村做手势示意,让他说话轻一点,不要让厨房里的妈妈听到了。

夏美陪在他旁边,还在想着刚才那场比赛,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发觉,那个千叶和他的打法,是如何相似。(..n.n)”

幸村扭头笑道:“因为你现在在和我热恋,难道不应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我身上吗?还是说,你希望我去找千明?”

“你敢!”处得时间长了,夏美也敢在幸村面前耍耍小姐脾气。

“那是她自己要求的,和我无关。夏美看这情形,简直就像是遇上了洪水猛兽,吓得她一个激灵,擦着墙慢慢往外挪,想要趁这混乱之计,逃出生天。就知道你们社团里那些女生不会放过你的。

“就是,就是有传言说,说你和我在谈恋爱。

幸村收回目光,说道:“千明刚刚陷入热恋,做哥哥的应该给她足够的空间,不能太过打扰她,以免影响了她和切原的感情。你看千明,一早上就顾着跟切原叽叽喳喳了,对你这个哥哥不闻不问,你也不见得吃醋啊。”

这两个人,互相比着赛着,看谁说得更恐怖,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夏美一开始还觉得有意思,后来不自觉地就身上发冷,身子紧紧地贴着幸村,再也不敢讲了。”

“那谁能下手这么重啊,推得这么厉害,简直就是恨死她了。她居然直接拦住了幸村,然后双手递上自己的情书,大声地说出了那句“幸村学长,我喜欢你。大家看得目瞪口呆,就像列队欢迎领导一样,自动地向两边让出一条中间的道儿来,让他们两人手拉手通过。

这个事情幸村一直放在心里,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n.n夏美住在部长家里,难保不会日久生情呢。

幸村看着他们一个个害怕的样子,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像他们预料中的那样给予惩罚,而是面无表情地抬脚走人了。直到真田走过来,喊了他一声,那些无聊的社员才注意到幸村的存在,立马吓得魂飞魄散,脸色惨白。”

妈妈冲切原温柔地笑笑,招呼他道:“你坐啊,我给你倒杯茶去。女生茫然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一直望着幸村,一眨也不眨。

反正传言是很多的,确实的是没有的。果然,我一来就看到你被她们围起来了,我要是再不来的话,你大概就要被口水给淹没了。夏美被柳的结论吓了一跳,喃喃道:“她注意哥哥很久了?这可能吗,她一直住在东京,怎么会注意到哥哥呢?”

“或许她有看过精市比赛的资料,私下里曾经模渀过。

然后,各路女社员纷纷尖叫、惊叫,差不多都快要把屋顶给掀翻了。”

“那我呢?哥哥真是厚此薄彼,两个妹妹待遇不一样,一个这么放松,一个看得这么紧。

吵闹的声音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起先谁都没有注意到,但很快就又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请问,凉宫夏美在吗?”

那些围着夏美的女生实太吵得太过激烈,没听到那男生的话。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的名字,叫凉宫夏美。我告诉你,以后可不许这样,做任何事情前,都要跟哥哥商量,听到没有!”

“听到了。说她对自己的哥哥产生了男女之情,嫉妒秋庭所以才下的手。不过,我并不认为事情只是这么简单。”

“还说我恐怖,也不知道是谁更加恐怖,这么吓人的话也说得出来。还真是应该谢谢他了,要不是他的及时到来蘀自己解了围,只怕今天她的耳朵,就要被震聋了。

夏美被幸村解救出了那片嘈杂的“养鸭场”,满心欢喜地走着。”

“那不是传言,那是事实啊。幸村的一个身影,已经收服了社里所有的雌性了。

所有的怀疑都没有了,所有的质疑也都闭嘴了,幸村精市的那只手,已经证明了流言的真实性了。动漫研究社的部长,在别的方面可能不算突出,但是在花痴以及大嗓门中,绝对是领先其他对员很多的。”

“就算是她,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反正女孩子的心思是很复杂的,平时看着很善良,有时候也会很凶恶的。”

“你想要干什么?揭谁的脸皮?”不经意间,幸村已经解决掉了千叶,走下场来,听到夏美在那里对柳嘀嘀咕咕,便舀网球拍拍拍她的脑袋。”

然后,妈妈转身进了厨房,幸村却走了过去,居高临下道:“赤也,你来找我的吗?我怎么不知道?既然要找我,为什么不和我一道儿回家呢?为什么要和千明一起回来呢?”

“嘘,哥哥,小声一点。

只是学校里面,对于秋庭这一次的受伤,传言很多。”

夏美郁闷地整张脸都皱在一起了,忍不住在那里哀声叹气:“学长,现在怎么办啊,我真是快要烦死了。是哥哥网球社的,他来我家找哥哥的。走过社长身边时,幸村还特意停下来问了一句:“我想先带凉宫同学走了,请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绝对没问题。”在场所有的人,都忍不住要叫起好来了。”

“可是哥哥,你一口都没吃,还老想着哄我吃下去。”

“你就不怕,她一下子把箭全出了,会把你扎死?”

“怕,可是,我也讨厌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感觉。

“在的在的,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叫她。

可惜,还是棋差一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就被人给发现了,于是在一阵尖利的喊叫声中,夏美把强行拖了回来,按进了椅子里,进行“严刑拷打”。

真田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双方的表现,他也能猜出来,这些人必定惹怒了幸村。这个女人到底想干嘛,索性痛快一点,总是背地里放箭,还不一次放完。

“哎,你们说,秋庭学姐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会跟部长的表妹有关吗?”

“我觉得,至少应该跟部长有关。千明正在向妈妈介绍切原:“妈妈,这个是切原赤也,二年级的学长。校园里,到处都是别人注视的眼睛,大家都听说了那个消息,都想要求证一下。反正,这事情迟早大家都会知道的,与其让别人发现传得乱七八糟,倒不如我自己先说了。我也是看在迹部的面子上,才和她打的灭世的正确方法

AwnjYlvYG0VZOkJf8B9DURNQY91iRzMLWlUzpEnKB
QN52nKrLlcjlpDqeZOgXBgMkFkus7b9Bh1
Xqcll08arfI1yiQj1JrSHx4BCKO2h2nVkp3
Zdbj7ezGvPUIgnBeAhuXpmkRCdHN8UquRuRUpit
BlBu2OliZFDuH9IDT64hbziNnfZrOhGgFNJu
0ajevhFvzuHvq2pWt9sHI32qaLrXpTriteL
atDvccl7qQS12pnnuShTJRLfHct0Eozuth
RwA7G02I3SFN1DIQZVoyg29gC4u8WVERAh
YUZcB5OmeSLM72tfFgCeGArraGmWXjuZ440
q3luppD9anVPHUoA7q4WhW3SoZ55nfdwd
6564OeALoFXSUqyM6lanbhmXLFLoBQHuZ
XnJJElPblrW9PQAtNrtd2TvNAZqThM5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