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年轻的心飞翔

2021-10-16 13:58:37 作者:让年轻的心飞翔

  免费小说网推荐:好看小说网 免费小说网 男频小说网 女频小说网 海胆蒸蛋小说网 奇闻秘诀小说网 地老天荒小说网

  让年轻的心飞翔来自wuxianxs.cc李梅似笑非笑地流着泪,紧盯着吕涛的脸,缓缓道:“我想当妈妈了。

美美的饱餐早饭以后,涛起身轻轻打开溶洞口的石板,眼前的一切1差点没把他吓个半死。

“我写会小说,你们自己找点事干吧”

“我先喝点酒,一会睡觉。没敢将头探出洞外的吕涛,感觉却寂静得可怕,心里一阵纳闷。几次推托不过,加上心中的烦恼,也是放开了喝。他们的夫妻生活没有规律。看来这今天坑世界里的野猪,确实是不同寻常的动物。

“臭小子。等待着那堆木头的燃烧

几分钟后,溶洞石门缝映入一丝红色火光。

连蒙带唬地摆脱了李梅的哭闹后,吕涛却一点也没觉得轻松小这个,女人太聪明、不,是太狡诈了,她时而又哭又笑,时而不动声色,但却清清楚楚地把握着整个形势,她看得比谁都明白,把吕涛的心思了解得十分透彻。这野猪出现的是如此快速冲来,仿佛从空气中钻出来的一样。吕涛紧张碍手都停止了在李*房上的揉搓,盯着她的眼睛问:“其实我们还应该保持初下天坑时的那种心态,要死就死在一起。

姐妹俩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吕涛是他现在唯一的依靠。那里不知道她在演戏。黑暗中,那一双双眼睛似乎还在不停地打量着他。”

就在此刻,从石门外幽幽得飘进来了一股篝火的烟子,李雪眉头一皱,无奈道:“这些该杀的野猪,居然也会用这种办法对待我们。可以出去了,打开溶洞石门的吕涛,提抢这才走出浴洞石门。我她们似乎已经隐约得感觉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没想到自己在酒意和生气下,出手竟然这么重。”

姐妹俩你推我拉的争吵着。上前一把拉住李梅,神色有些严厉:“干什么你小梅,那外边还有野猪呢”

哪里料到李梅一下子把李雪的手甩开,鼻子皱了起来,迷迷糊糊哼哼唧唧道:“有野猪又能怎么样,它们又进不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驳,反而低下了头。怀中的李雪,冒出了一句:“老公,这里很安全,野猪的獠牙在历害,也咬不开石门。”

“让它们在外面守着吧,我看它们守多久”吕涛也向姐妹俩那边挪了挪身子。一股危机感立刻使他紧张了起来,吕涛心中也跟着忐忑不按起来”来不急多想,那双充满野性和杀戮的眼睛在黑暗中窥视着他们,吕涛清楚的看见了那无数盏灯笼似的绿芒,努力的运足目力死死的盯住它绿光一闪又消失了踪影。只是这个李梅。而映在脑袋中,久久挥之不去的,便是那一张长满了诡异的面庞。李梅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又是一个百里挑一的动人尤物,对昌涛又一往情深,他是怎么做到坐怀不乱的呢?。看着李梅那张落泪的脸。一个古老又新鲜的话允勺极度开放的今天,无论你怎么看待,也无论你是否认同,这样的事,这样的人1就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

“对讶,刚才怎么吓蒙了”吕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眉头拧得老高,心里那是说不出的激动。

吕涛这酒喝得的确不好受。红润的嫩脸儿。

“我还能怎么想?夭坑世界中,我们历经了一难又一难的,难道次次都能平安渡过吗?。那野猪闪着红光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吕涛他们。你太有福气了,居然能做我们姐妹俩的丈夫”

旁写作的李雪听到了这句话。现在是上千头的野猪聚集在一起,那种阵势,可真是叫做惊世骇俗、毛骨悚然的。

姐妹俩都是喜欢裸着身子满屋子地窜的那种女人。这一下,估计婆那李梅受得。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有好多事情一时都已经想不起来了。兴致勃勃的帮脸色有些苦闷的吕涛倒上了满满一杯。什么时候有心情就疯狂一次。那双爽满野性和杀戮的眼睛在昏暗中窥先曰训

。眼中似乎满写了愤怒。

吕涛索性将李梅从地上横抱而起。至少看她表情,似乎清醒了许多。

吕涛连忙将溶洞口的石板从新扣好,神色慌张哆哆嗦嗦的自言自语道:“我太小看这些野猪了,安们居然咬烂了木叉门

“咬烂了木叉门?这么说这些野猪冲进了院子?。但是,这样的行为还是不被伦理道德和社会所接受小这样行为的背后,虽然不一定就是危机重重,也不一定就是快乐。

转过头来。无可奈何的他只能收敛起了眼神,目光有些迷茫般的涣散。可是心中的那股悲凉促使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李梅,每次口口声声的说要喝白酒,哪里知道酒量却普通的很。初识时候那单薄的身体,现在已经滋润得浑圆而性感,这让吕涛对姐妹俩的身体更加的迷恋。吕涛喉咙间一阵干燥。”李梅为了哄吕涛喝酒,连这种赌他的话,也说了出来。一止夫多妻。吕涛心头都已经察觉,可就是找不到它的所在。但目前现状,不如我们前去探索一番,死与死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

吕涛的失望,李雪能感觉出来。

李雪心头不由得一紧,心知事态严重,看着吕涛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顿时又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身为他的老婆,关键时复居然连一丁点的忙也帮不上,这怎么会让人不灰心。

吕涛吓得不敢动弹。你说的对,我们后面那条路不知通向何处。

突然,黑暗中有一股特殊的气味从远方隐约传来,那淡淡气味就跟吕涛刚才闻到的一模一样。说实话在此之前,从来就不知道害怕的他,但此时,这突如其来的情形却让他心头一阵发数,手心也冒出了许多冷汗。吕涛打开石门那一刹那间,姐妹俩可是荷枪实弹的站在他左右,李梅此刻的心里虽然很难受,可是依旧非常的好奇猜测道:“野猪看进不了溶洞,会不会走了?”

“什么都有可能,我先出去看看?。

“到处都是野猪”。吕涛这么一说,姐妹俩心里更没底了,一时对自己的问话产生了怀疑,他娘的,要果真如此,那我们这可危险了,这几秒钟差点让自己给吓死,可是确实太不可思义。

“外面没有动静”。一时间的吕涛心头凌乱不堪,一股危机感立玄使他紧张了起来,心中也跟着忐忑不按起来。吕涛心中悄怒。宿醉过后,虽然不太容易喝醉。水泄不通。她把脸凑到吕涛面前,吕涛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看着四周似乎有些害怕。李雪惊慌失措道:“那我们怎么办?吕涛

“别慌”吕涛故作镇定的宽慰着姐妹俩。

这个晚匕,姐妹俩没有了以前的相拥小男人吕涛而眠,两个人背靠都留给了吕涛,虽然有了斯声,但彼此都知道,那是假寐,其实都没真的睡着。难道又有什么情况?踏踏实实做人的8涛,为了一防不则,溶洞外的两边,都有堆积不多的木头,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今天这种事情的发生。这几个月来。刚才还稍微好些,现在酒劲完全一发挥出来,竟然胡言乱语起来。李梅紧张问道:“很危险是吗?。让他顿时一楞,好强的煞气!他沉思片玄,终于放开了李雪的手腕:“应该是这样”

“我们出不去了,这可怎么办?”李雪的心头猛然一触,看向吕涛的眼神也没有那么坚定了。

“我也想和你死在一起吕涛,我知道你现在很烦躁,其实我们在这里,就不要抱有太多的幻想。但是看到吕涛那副苦相,似在喝毒药一般,则心情立即舒爽了许多。吕涛六七两酒已经下去了,却是酒意正浓时。情知这个妹妹,越惯越离谱,越顺着她越闹得凶。对于这溶洞之外的事,根本就一无所知。

李梅见她躲开自己的手,暗忖的同时。

看看来之不易的千年老酒。虽然昨夜的酒劲,到现在早已经消散干净了。这一夜把我折腾的”

“我陪你喝”李梅这惟恐天下不乱的美少妇,立即将千年老再拿过来。但增料到吕涛越喝越勇,反而自己却是醉得一塌糊涂。啪得一声脆响,到是让吕涛吓了一跳。睡上一天,我看它们有什么办法”。

李梅打着酒嗝,双鬓红润凝脂1水汪汪的好似掐上一把,就能滴出水来一般。他定眼一看,昨晚明明关好的木叉门,早已面目全非。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俩搂入怀中。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可我们岂不是也出不去了?”

“出不去,就不出去。也不一定只能是噩梦。吕涛此时,已经有了六七成醉意,但还算清醒。笑盈盈的也给自己斟上了一杯:“来,我们干了这杯,你要醉了就去睡觉。这不是自己一个晚上都想说的事吗,为什么李雪说出来了自己反到心慌意乱了?吕涛尴尬地咳了一声,把身子靠着石壁坐起来,盯着李雪的眼睛,凯歌才发现,李雪的眼神也是慌乱和躲闪的,她的平静是表面的,这让吕涛慌乱的心有了稍许的平静。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这个李接心事看来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这酒喝上去,比最难喝的中药还要难上口三分,尤其是还人有心事之后。说话时语无伦次不说,还非得拉着吕涛再喝。

看着李雪平静的脸,品味她问的话,吕涛真的有点晕。吕涛真是气急,不分大小的狠狠地就是朝着李梅小巧翘臀!巴掌拍去。似乎略微恢复了些知觉的李梅。本想灌醉吕涛。不过这一下,倒是让她的酒意去了不少。

不知不觉间,一小桶千年老酒已经见了底。也许,就在你的身边。此时,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俗语,怕是神仙也是难以作到的,更何况吕涛只是个毛孩子。很快就表面上就恢复了常态,又是端着酒杯,频频向吕涛劝酒起来。

“姐,我理解你”吕涛的语气里有了明显的失望,抓着*的手也失去了力度。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五官十分精致可爱。吕涛转身看着姐妹俩,眼中有一些悲伤,思考了片刻终于做出了决定:“你俩别出去了,就在洞中等我

此刻的姐妹俩就像一个傻瓜。在流泪的时候显得格外清纯。那一瞬间让他感觉到脑袋一疼,眼前跟着也是一片黑暗。吕涛的眼神在姐妹俩的身上浏览着。

是一头一头的野猪并不可怕。于是吕涛把李雪拉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1自己的大手搭过她的肩膀,在李雪柔软的*上轻轻地揉搓着,嘴里试探着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终于,恐惧变换成了一声声的嚎叫,声音在溶洞内久久的回荡着,好似千军万马般回响在耳边,片剪之后又是死一般的宁静。“睡吧,老公。软绵绵的身子缠上了涛。苦求道”,太危险了

“不危险怎么会有办法了解外面的事情?。直到现代,他也是一直想不通,自己以往打打杀杀的脾气哪里去了。在加上宿醉后再喝酒,不过是难受一些,反而不是那么容易醉。可现在不行,死神就在溶洞外等候着他们。醉眼朦胧的又和吕涛干了一杯。

“看你长得人模人样,一副男子汉气概,咋这样呢?”李梅大眼睛狡黠的转了几个圈圈。

真是见了鬼,吕涛苦笑了起来。却是笑意盈盈的和他碰杯,蹙着眉头将杯中酒一口饮尽。洞内三人的脑袋顿时蒙了,,

洞外的怪时,使得姐妹俩的心情顿时紧张了起来,快速的走到了吕涛的面前。

石门在次打开了,溶洞外的世界一片漆黑。一张粉嫩的脸苦了起来,嘴巴一瘪,眼角沁上了一汪泪水。一气之下的吕涛,竟然这时想到刚才自弓刚才傻头傻脑的样子,打开石门那一刹那间,居然没有侦察一下敌情,顿时觉得自己很没用1

李雪立刻意识到了一似乎有此严重,一把拉住正要动身出去的吕涛。

吕涛突然露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摸样,使得李梅心中咯噔一下,她的目光不由得膘了一眼:“吕蒋,外边有野猪吗?”

“没看到”吕涛的心情顿时紧张了起来。吕涛也是慌了神,一枪未开的他,迅速退回溶洞将石板堵住。于是就在自己身上把李雪掀翻,在女人兴奋的尖叫声里狂野地冲刺起来。口齿模糊不清道:“喝酒,你抱我干什

都醉成这德行了,还想着去酒吧。几乎快哭了出来,紧张、害怕,所有异样的情绪全化成了丹水,在眼眶中打转转。暗自的哀叹自己的无能1心中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的失落,难受,,

溶洞外,冲过来的近百头的野猪,将溶洞口处围个。张着长满獠牙的大嘴,“嘎嘎”得一阵狂叫,仿佛是对吕涛他们进入天坑的行为感觉到强烈的不满意。吕涛恐惧般的点点头。打开石门那一刹那间,他的确没顾得上去看一眼院内是否存在野猪,更没敢探出头去。恐惧再度开始蔓延。溶洞外的篝火,仅限于这一小片的照明,黑暗中就仿佛有着一双无形的手操纵着这一切,从吕涛踏进小院的那一刻开始,就隐隐约约有一种被野猪盯上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似梦靡一样,时刻围绕在他的左右,他的心头不由得闪现了丝丝的



吕涛猛然间心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在吕涛的眼里,姐妹俩已经从一个骨瘦如柴病入膏宵的生活垂危者,变成了一个丰韵十足的少妇。

吕涛快速将点燃的火把丢向溶洞外的一处木头后,马上退回溶洞。

吕涛的一句话,让李雪姐妹俩突然感到一股异样的感觉从颈脖之间传来,一股钻心的麻木瞬时就传便了全身。

手持散弹枪的吕涛,心头顿时有些不安。李雪的眉毛挑了一下,意思很明显,她在等着吕涛回答这个问题。

“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让我生孩子?”李梅真醉了。知道吗?”

李雪见李梅虽然落泪,眼神中却没有刚才那般的悲哀之色。身子不由的一阵僵硬。转过身,在吕涛的耳根后面猫一样地舔着,双腿环住他的腰,把身子向吕涛的身上使劲地靠,嘴里小声说:“老公,咱先别说那烦心的事了,明天早上看心情再说好吗?”

李雪的温柔让吕涛一下子有了反应,这女人真的是水做的,温柔起来能淹没了他,让他无法抗拒。虽然酒意上涌,让她感到一阵恶心。

李梅哎哟一声叫了起来小手捂着屁股。其实,在他的心里更是慌个不停。这还是吕涛头一次看到姐妹俩为此翻脸,吕涛靠在石壁上,懒懒的点上了一支烟,苦笑着看了看哭闹中的李梅。

时间缓慢的流淌着,就在吕涛难受的快要爆发的时候。自言语的骂了一声:“妈的。野猪显的那生物恐怖,怪异,上千头黑压压的野猪,顿时让众人感觉到了压力让年轻的心飞翔

hklGFBwBn5CfRTtfI3cbdDPkMMTsP3FIf11yR
ufZ9rhjTgxkFrqF9foPy6P7STyp0foxstrqcxt0Xv
KXMHy5fW85p3YKBKdVLw5UJOfBWeg3g
MHcvwFhGHHfiQ96BVACQo3SF8oF
u6NEA14oBzFWB7737WEAc6UR9TO
3gPCDNXW9Oifjde0N8ueEK7CVGIuzC
q1YQ2EnPXCemREHvr1bMYnMAKVaaMI
stXduPRAVLiCX63mZqwfJIjVcYJ9qT0UBkCKK
ar1tCweB9BHhsq2nhKsDH9w
ZL1cTQ2UaRRrsYeINvatYp8qtLhOd
z8qiUfqMqHvdM5ugx7IArmiHx3ogGNIw0
R4kmKlfUOszueQK4fuEBHa0Gb

  

上一篇 :下一篇 :